宴伲

ALL韩/平韩 傲慢 2

   吟游诗人平x青年神父韩
   张韩大旗倒了就倒了
   为啥我的心这么少qwq
   是因为我不会开车吗
   那 我开
   1.
       小镇靠海,在主城蓝雨的西地。夏天的时候,灼灼白日从高大浓密的木叶里穿行而来,柔软的白沙地吸引各路游人的目光。他们总愿意为此而驻足,停歇。

       但不包括现在。

       神父慢条斯理的整理教袍上的褶皱,教堂外是呼啸疾行的风雪。自称是吟游诗人的落拓男人背着长匣,提壶酒,腰间挂着把并不锋利的剑。此时站在雪地上冲他咧嘴。

      “这样吧。”吟游诗人把额发往后一拢,状似苦恼的说,“我们打一架。我赢了,就让我进去歇息。”他舔了下嘴角,往教堂走进一步。在神父冰冷的视线里停住。笑。

      “冬天太冷啦,我背着好多秘密,偶尔也想歇一下。”

       神父走出教堂,“所以就找神职人员挑事?”神父压眉,看脸色有些不高兴。

      “当然。”
      “手上磨茧子的神父还是很少见到的。”吟游诗人俏皮的眨眨眼,把剑取下来。

     2.
        教堂外的雪还在下,一簌簌一坨坨往下抖。

         教堂里烧了火堆。吟游诗人仗着比神父多几年的阅历把神父打趴后在教堂里为所欲为。嗯,作为报酬,他的脸也被神父打得十分潇洒。

         两个人安静的坐在火堆旁,耳边火焰噼啪作响。

         吟游诗人耐不住安静,往嘴里猛灌口酒,出声了:“我干这行这么多年,行于江野,从没见过能近身搏击的神父。”

       “我也没见过随身配剑拿酒的吟游诗人。彼此彼此。”

        相见恨晚?

        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不会儿都扭头。

        呸。

        孽缘。
  
      3
                   吟游诗人投宿的第二天早上,神父例常的进行祷告。
    
                  嗨哎,吟游诗人摆手,把剑往火堆旁一扔。激起的灰尘肆意浮荡让神父从祷告中抽空看他一眼。

                吟游诗人笑笑 ,想神父的眼神真厉害,很亮。像他惯用的那把剑,出了鞘的。凶的很。

             “可惜呀。”他拿壶往嘴里倒酒,挠了把头发摇头晃脑的说。好好一个杀  胚  ,作什么神物。
   
            神父不理他的嘟囔,只当他神经发作,用一种神爱世人的眼光怜悯他。谁料他突然把头探来,正襟危坐的说,“我是一个见过很多世面的吟游诗人。”这人演着,来了兴致,酒也不喝了。问神父有没有什么特别好奇的事。

          “大部分的事吧,”吟游诗人把左手搁在膝上,右手用来拿剑。原先端坐的姿态好像就没出现过。他的眼睛眯起,一改吊儿郎当的语气,郑重其事“皇城的辛密啦,军队的八卦啦,我都知道一点儿。”

         “你要问的话,给你答案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需要报酬。”吟游诗人张扬的笑容又挂回嘴边。眼里的狡黠特别欠。

           似乎就忘了他的脸被神父重点关照过。
        
           “包括教会高层?”
      
           “包括高层。”
    4
           “我们再打一架。赢了就告诉我。”神父经过严肃的思虑,准备撸袖子干一场。

             充分展示了什么叫 不怂就干。
 
            “输了呢?”吟游诗人看起来颇为挑衅。他把剑拔了出来。钝化的剑鞘里是雪一样的寒光。

           “输了你就滚。”

       5.车
      干架可以各种干啊,我想看教堂里干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想看一边流血一边爽。
      想看主教拿权杖教导少年韩背教义,背不出来用权柄打 屁     股啊    为什么没有太太开车啊啊啊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