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伲

ALL韩 /张韩 嫉妒 1

    老韩神父梗
     主教老师脏x学生韩
    作为序章吸引各位太太开车
    OOC注意
    我为张韩扛大旗

   1.
       “你流血,为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你的十字架,背负了世人的罪孽,败坏了魔鬼的权势,
        你戴荆棘冠冕,为除灭我们的自我、骄傲和咒诅,换取谦卑荣耀的冠冕,
        因你受鞭伤,叫我们得医治
        因你受痛苦,叫我们得喜乐,…”
      “我愿背着十字架跟随您。”
        这位帝国里最为悲悯不过的主教在神的默注下祷告,左手握着权杖寓意惩戒与宽恕。
        他于是垂首吻上握着杖柄的手背,对自己进行一场缄默的审判。在触及冰冷尾戒的一刻坦诚有罪。
        我有罪。
   2.
        他的学生已经等侯很久了,但仍是郑重而安静的注视这场祷告,像参加某种教会仪式般专注。
        主教向他颔首,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定。在他的老师和肃穆的神像前为神唱颂赞歌。少年的声音是清脆的,干净如细暖金光下浮动的雪。
       
        主教不许他的学生进入唱诗班。
        白发主教把红着眼眶的学生抱在怀里,替他的男孩拭眼泪。且沉静又耐心的宽慰着,“没关系。没有选入唱诗班也没关系,我的祷告室欢迎你歌咏。”
       “不哭了,嗯?”
        学生把头埋进主教的脖颈,只露一个黑色的发旋在外面,哭过的嗓子粗声粗气的问,“我可以唱赞歌吗?”
       “当然。神会听见的。”主教摸着男孩翘起的发尾,给以肯定的回应。
        我也会听见的。

        学生唱完后没有向往常那样给他的老师一个祝福礼,事实上自从他开始在老师的面前唱歌后,这个礼仪就没有断过。他应该给他的老师一个吻,主教想。因为他是他的老师最为宠爱的孩子。
        但是现在这个孩子站在老师的面前,作出了唯二忤逆老师的决定。“先生。”他的学生尽量让自己在他眼里不显得那么紧张,而后用一种坚毅的神情告诉他的老师,他做的决议的正确。
       “先生,我加入了骑士团。”
   3.
        他的学生只作过两件忤逆他意愿的事,其一是进入唱诗班,其二,现在正嚣张的摆在他眼前。
        天真呐。  骑士团不过是主张以暴治暴的帝国贵族手下的工具,什么时候那群高贵的人闹够了,骑士团的结局就到了。他的学生聪慧如此,竟还是有着孩童式的天真心性。
        我把他保护的太好了。主教忏悔。
        神,我的学生妄图背弃您的旨意,追随愚人的脚步行往荆棘和污泥。愿您允许我,将我迷失的羊羔带回。
        主教再次亲吻手中的权杖而祷告。
    4. 
        三年,帝国颁布新法令。
        骑士团起义,为艰难生存的庶民求情。被他们尊敬的陛下下令镇压。教会上诉谛听,以部分区会的驻军权换得骑士团从轻发落。
        主教给回家的孩子一个亲密的吻,嘉奖他迷途知返的学生。他抱住已经成年的学生,撩起学生的额发,亲昵的用额头抵住学生。说“欢迎回家。”
        你要明白,我是你的老师。你的羽翼。

评论(1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