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伲

ALL韩 蚂蚁 1

     私设如山
   ooc注意
   那我们开始?
  
  
   “这次的目标?”韩文清低头摆弄手里的望远镜,把它的镜面定在一楼前排的左角,有一晃而过的模糊,紧接着盛装打扮的青年出现在他的镜头里。
   “还用这么年代久远的古董啊,老韩,你是不是跟青铜那帮子人混久了,出任务怎么也要态度端正啊韩大大。”旁边随意张望的叶修随手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哝,机械师肖时钦做的,可靓了,还高清。”
   韩文清给拒了,看了眼望远镜,又重复,“是不是这个。”叶修开始作妖,“不是吧老韩,你还真活在深山老林,这个,轮回的指挥官,枪王周泽楷。”叶修说着还在他靠着的墙壁上敲出声,那小表情沧桑的恨不得说这是送分题。
   韩文清咕哝了一句职业病,往台上看了一会儿,随口说你们枪系还挺会享受,他这么一句,叶修又不依了,什么叫你们枪系啊,我可是大大的良民,自由人,别瞎排队。
   韩文清心说叶修今天不对劲,往常垃圾话再多,还是有分寸的,今天倒好像再刻意和他绕圈子。他心里这么想,面色倒也如常,问说你们一游民,盯着他枪系的高官算什么。
   叶修笑笑,说那你们那边青铜放着高官不要,守着联盟主席又算什么。
   这下韩文清是真诧异了,他转头仔细的把叶修从头看个遍,像又重新认识了这人,问,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韩文清表情立马变了,他几乎是气极生笑,说,能耐啊叶修,乍我。
   叶修靠着栏杆,一手捏着据说高清款望远镜,说老韩你别气啊,喻文州给你的资料你看了没,我知道你没看,跟你讲讲?
韩文清这下是真的无奈,说资料有的你就别现了,我也不用知道太多。
   韩文清的话倒是没什么错,干他们这一行,秘密知道的越多不就死的越快么。可叶修是谁啊,当年青铜里嘉世一号大神级人物,垃圾话的鼻祖。当即就开始八卦这联盟主席的二三事。 说这主席啊,名儿冯宪君,典型的鸽派人物,之前自由人一个,这不知怎的哗一下上来了,联盟第一把交椅做的稳稳当当,最大的妄想,这句不做数,最大的理想就是世界和平,青铜和枪系一张桌子上吃饭,能一碗水端平就不把水给撒咯。
   韩文清听这叶修的强行科普,一边看顾着一楼两个大佬,这时才得空笑骂他一句,讲相声了呢你。又看他一直在音乐厅的璧墙上摸来摸去,恨不得和壁画融为一体的样子,就着盯梢的姿势问他,找什么呢。
   “之前喻文州答应送我的大家伙,不是你们青铜都这么会藏东西吗,之前的那谁谁也是,迷一样的恶趣味。”叶修把眼睛死死黏在墙壁上,看样子是希望墙上能立刻就给他长出朵花。
   “把你那原话还你啊叶修,我不是青铜里的。”
   “别看了,你以为你百花的张佳乐啊。”韩文清继续守着,与叶修打嘴炮。“喻文州没让我带枪还叫我来给冯主席作保镖,他是算准了轮回的人会来陪冯宪军,还派的是他们领头?”
   后面传来叶修懒散的声音“喻文州算没算准我不知道,但他送给我俩的装备,我的确找不到。”
   “是不是他不放心加了个什么封印,不到时间就找不到。”也许等待的时间真的很难过,韩文清被叶修带着讲出这种玩笑般打趣。他瞧着楼下,突然神色一变,猛的收手转过身,朝叶修喊,“别找了,先换个地方隐蔽。”
   “他要过来了。”
   “谁?冯宪君?”叶修特专注的摸着壁上的雕花,一边接茬,“没事儿我跟他熟着呢,他过来了我请他喝杯茶,茶钱你付。”
   “不是他,”韩文清拿起望远镜盯紧了,视野里的人突然偏身,跟他对上的那双眼睛让韩文清本能压低声音:
  “是周泽楷,他来了。”
  Tbc.

评论(1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