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伲

秩序邪恶,并上混沌邪恶,跳下去吧 ,除了车其他不重要o_O

斛一:

哈哈哈混沌中立……
看到转发量我吓傻了(:з」∠)_

萧不周Shaw-高三闭关死咸鱼:

混沌中立maybe?⁄(⁄ ⁄ ⁄ω⁄ ⁄ ⁄)⁄

灰中白:

emmm……测出来是秩序中立嘛……_(: 」∠)_

买凶杀梗求贵乱:

其实这个我测出来是混沌中立……
我觉得还蛮符合的。

王杰希-V:

秩序中立吧

秦淮岭南:

秩序中立,混乱善良,嗯!

羽蓝—懒期中:

我?我应该是混沌中立和秩序中立吧。你们觉得呢∠( ᐛ 」∠)_

辞旧——懒癌:

快说,我是不是秩序善良(骄傲叉腰大笑)

(够了你个不要脸的蠢货)

_(:з」∠)_

w涵落w:

我是绝对中立和中立邪恶吧_(:з」∠)_每天求自己填坑,每天都填不上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在秩序善良与秩序中立之间来回摆动……

以及我说了是糖那绝对是糖!说刀的都是你们的错觉明明我辣——————么甜!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ALL韩/平韩 傲慢 2

   吟游诗人平x青年神父韩
   张韩大旗倒了就倒了
   为啥我的心这么少qwq
   是因为我不会开车吗
   那 我开
   1.
       小镇靠海,在主城蓝雨的西地。夏天的时候,灼灼白日从高大浓密的木叶里穿行而来,柔软的白沙地吸引各路游人的目光。他们总愿意为此而驻足,停歇。

       但不包括现在。

       神父慢条斯理的整理教袍上的褶皱,教堂外是呼啸疾行的风雪。自称是吟游诗人的落拓男人背着长匣,提壶酒,腰间挂着把并不锋利的剑。此时站在雪地上冲他咧嘴。

      “这样吧。”吟游诗人把额发往后一拢,状似苦恼的说,“我们打一架。我赢了,就让我进去歇息。”他舔了下嘴角,往教堂走进一步。在神父冰冷的视线里停住。笑。

      “冬天太冷啦,我背着好多秘密,偶尔也想歇一下。”

       神父走出教堂,“所以就找神职人员挑事?”神父压眉,看脸色有些不高兴。

      “当然。”
      “手上磨茧子的神父还是很少见到的。”吟游诗人俏皮的眨眨眼,把剑取下来。

     2.
        教堂外的雪还在下,一簌簌一坨坨往下抖。

         教堂里烧了火堆。吟游诗人仗着比神父多几年的阅历把神父打趴后在教堂里为所欲为。嗯,作为报酬,他的脸也被神父打得十分潇洒。

         两个人安静的坐在火堆旁,耳边火焰噼啪作响。

         吟游诗人耐不住安静,往嘴里猛灌口酒,出声了:“我干这行这么多年,行于江野,从没见过能近身搏击的神父。”

       “我也没见过随身配剑拿酒的吟游诗人。彼此彼此。”

        相见恨晚?

        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不会儿都扭头。

        呸。

        孽缘。
  
      3
                   吟游诗人投宿的第二天早上,神父例常的进行祷告。
    
                  嗨哎,吟游诗人摆手,把剑往火堆旁一扔。激起的灰尘肆意浮荡让神父从祷告中抽空看他一眼。

                吟游诗人笑笑 ,想神父的眼神真厉害,很亮。像他惯用的那把剑,出了鞘的。凶的很。

             “可惜呀。”他拿壶往嘴里倒酒,挠了把头发摇头晃脑的说。好好一个杀  胚  ,作什么神物。
   
            神父不理他的嘟囔,只当他神经发作,用一种神爱世人的眼光怜悯他。谁料他突然把头探来,正襟危坐的说,“我是一个见过很多世面的吟游诗人。”这人演着,来了兴致,酒也不喝了。问神父有没有什么特别好奇的事。

          “大部分的事吧,”吟游诗人把左手搁在膝上,右手用来拿剑。原先端坐的姿态好像就没出现过。他的眼睛眯起,一改吊儿郎当的语气,郑重其事“皇城的辛密啦,军队的八卦啦,我都知道一点儿。”

         “你要问的话,给你答案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需要报酬。”吟游诗人张扬的笑容又挂回嘴边。眼里的狡黠特别欠。

           似乎就忘了他的脸被神父重点关照过。
        
           “包括教会高层?”
      
           “包括高层。”
    4
           “我们再打一架。赢了就告诉我。”神父经过严肃的思虑,准备撸袖子干一场。

             充分展示了什么叫 不怂就干。
 
            “输了呢?”吟游诗人看起来颇为挑衅。他把剑拔了出来。钝化的剑鞘里是雪一样的寒光。

           “输了你就滚。”

       5.车
      干架可以各种干啊,我想看教堂里干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想看一边流血一边爽。
      想看主教拿权杖教导少年韩背教义,背不出来用权柄打 屁     股啊    为什么没有太太开车啊啊啊
    
   
    

ALL韩 /张韩 嫉妒 1

    老韩神父梗
     主教老师脏x学生韩
    作为序章吸引各位太太开车
    OOC注意
    我为张韩扛大旗

   1.
       “你流血,为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你的十字架,背负了世人的罪孽,败坏了魔鬼的权势,
        你戴荆棘冠冕,为除灭我们的自我、骄傲和咒诅,换取谦卑荣耀的冠冕,
        因你受鞭伤,叫我们得医治
        因你受痛苦,叫我们得喜乐,…”
      “我愿背着十字架跟随您。”
        这位帝国里最为悲悯不过的主教在神的默注下祷告,左手握着权杖寓意惩戒与宽恕。
        他于是垂首吻上握着杖柄的手背,对自己进行一场缄默的审判。在触及冰冷尾戒的一刻坦诚有罪。
        我有罪。
   2.
        他的学生已经等侯很久了,但仍是郑重而安静的注视这场祷告,像参加某种教会仪式般专注。
        主教向他颔首,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定。在他的老师和肃穆的神像前为神唱颂赞歌。少年的声音是清脆的,干净如细暖金光下浮动的雪。
       
        主教不许他的学生进入唱诗班。
        白发主教把红着眼眶的学生抱在怀里,替他的男孩拭眼泪。且沉静又耐心的宽慰着,“没关系。没有选入唱诗班也没关系,我的祷告室欢迎你歌咏。”
       “不哭了,嗯?”
        学生把头埋进主教的脖颈,只露一个黑色的发旋在外面,哭过的嗓子粗声粗气的问,“我可以唱赞歌吗?”
       “当然。神会听见的。”主教摸着男孩翘起的发尾,给以肯定的回应。
        我也会听见的。

        学生唱完后没有向往常那样给他的老师一个祝福礼,事实上自从他开始在老师的面前唱歌后,这个礼仪就没有断过。他应该给他的老师一个吻,主教想。因为他是他的老师最为宠爱的孩子。
        但是现在这个孩子站在老师的面前,作出了唯二忤逆老师的决定。“先生。”他的学生尽量让自己在他眼里不显得那么紧张,而后用一种坚毅的神情告诉他的老师,他做的决议的正确。
       “先生,我加入了骑士团。”
   3.
        他的学生只作过两件忤逆他意愿的事,其一是进入唱诗班,其二,现在正嚣张的摆在他眼前。
        天真呐。  骑士团不过是主张以暴治暴的帝国贵族手下的工具,什么时候那群高贵的人闹够了,骑士团的结局就到了。他的学生聪慧如此,竟还是有着孩童式的天真心性。
        我把他保护的太好了。主教忏悔。
        神,我的学生妄图背弃您的旨意,追随愚人的脚步行往荆棘和污泥。愿您允许我,将我迷失的羊羔带回。
        主教再次亲吻手中的权杖而祷告。
    4. 
        三年,帝国颁布新法令。
        骑士团起义,为艰难生存的庶民求情。被他们尊敬的陛下下令镇压。教会上诉谛听,以部分区会的驻军权换得骑士团从轻发落。
        主教给回家的孩子一个亲密的吻,嘉奖他迷途知返的学生。他抱住已经成年的学生,撩起学生的额发,亲昵的用额头抵住学生。说“欢迎回家。”
        你要明白,我是你的老师。你的羽翼。

最近重玩了逆转1,御剑真的好帅,我基本上遇见他就得截频,
啊,差不多已经是个痴汉了

然后我主要是来安利一本小说哒,晋江上一位太太写得,cp是狩魔x御剑,这个cp超冷的,有小伙伴一起来瑟瑟发抖吗( ̄▽ ̄)ノ

这样,蚂蚁我现在没什么灵感,下面想先写点All喻,小伙伴们约不约( ̄∇ ̄)

    前几天跟母上说上课困,老没劲,她给了我片柠檬的叶子,感觉现在神清气爽.是亲妈
   谁再跟我说他那淡淡的柠檬香的怀抱,我可以快递给你片柠檬叶,好好体会一把男神拥入怀中的感觉           
     微笑

ALL韩 蚂蚁 2

     “找着了。”叶修从犄角旮旯里掏出个木盒“哎呀让哥看看到底是什么…”他低头翘锁也不安生,说让老韩再等等,非得打开这盒子。“老韩,我有主意了。”叶修语气听着还挺高兴,手里抓起一把糖,把劳动所得郑重的放在全身戒备的韩文清手里。
   弓起身体准备掏刀子的韩文清: ……
   “别激动,先稳着点啊,这枪系的地儿。”叶修让他把刀塞回去,说信我一回,他们这些人枪械管的严着呢,周泽楷陪着人主席陶冶情操,铁定是不带枪的。
   韩文清打开包间门,手里还揣着把糖,心说我真不担心待会儿的周泽楷,我担心我一个激动把糖糊你脸上。叶修在后面劝,让他想开点儿,“没准儿枪王大大就好这一口,他要盘问你,欸就说,你韩大大仰慕他风采多年,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让你逮着了,然后把糖给他,这事这么过去了。”
   韩文清听着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估摸着是在收拾东西,刚要出包厢,一脚挪过门槛,一直充作装饰的耳机里“滴”一声,“已建立链接。”
   “坐标(178.6,531)”那声音不依不饶,韩文清没搭理它,往前踏出一步。
   “坐标变更,(178,535)。请勿恶意更改坐标!”韩文清恍然,这应该才是喻文州送的大礼,他站在原地,扯着脖子往外看装了一副视察的样子,耳机又传出新的信息。
   “正在申请通过K103…”
   “正在获取批准码…已获得通行证”
   韩文清感叹青铜的大手笔,为捕捉周泽楷能启用远程传送。他向叶修摆摆手,让他别再跟过来,自己从二楼走廊一路小跑向下,到楼梯那儿堵周泽楷。叶修那极具辩识度的嗓子从风口刮过,韩文清只来得及捕捉到几个碎音和一个模糊的笑。
   周泽楷过来了,韩文清听着耳机里的倒计时走上去强行搭讪,“周泽楷是吗,糖给你。”周泽楷看了一眼堆在手里的糖,又看了一眼僵笑的韩文清,反复几次,他终于下了决心似的,下手从众多奶糖里面挑出一块榴莲糖。糖捏在手里了,再朝人笑。模样太招眼。 
韩文清紧紧拽住了他的手腕,顺带感慨枪王的乖顺。一个一块糖就能领走的王牌,枪系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教的。
  
  “欢迎来到S T01,尊贵的客人。”
  
   第一次来T01的人都会遭到排斥,哪怕是周泽楷这张联盟第一脸也不例外。韩文清一路扛他去的霸图,没敢宣张,除了有事商榷的张新杰,其他人都没让来。到霸图的时候,张新杰果然已经等在门口,朝他喊了声队长就把目光投在他肩背上。
   韩文清解释一下来龙去脉,问他说有没有收到蓝雨来的消息。张新杰跟在他边上,摇摇头说没有。“倒是王军长那边派来人,通知队长让您过去。”韩文清说这有些不对,又问了一些琐事。到他房间门口的时候,张新杰已经挑拣着把这些天队里的大致活动都讲完了。
   他点点头,开门把周泽楷搁床上,说出去看一会儿训练,要新杰晚些时候来给周泽楷看看,有什么状况立即上报。张新杰站在床边看他动作,杵那儿说队长你把他放我屋里吧,他这第一次反应,我也好看着点情况。
   韩文清犹豫了一会儿,说不用就这吧,我这安全度最高,不怕他干出事。新杰你的作息一向很准,不能随便乱掉,想想又拍了下他的肩膀,说要一如既往啊新杰。这已经是韩文清为数不多的最体贴的时候了。
   张新杰当然不能拂了他队长的好意。
   周泽楷…周泽楷顶着头乱毛坐在人床上,四周除了必需的家具外空空荡荡,墙壁也是干净的,不像他房间给副官刷上了亮色,跟轮回完全不一样的地方,指挥官评价。他手里的糖还没剥开,就被人弄到这里,周泽楷有点茫然的想他还没吃人给的糖,也没带他的宝贝枪,怎么就给人报复了呢。
   在他记忆里也有一次吃了不认识人送的东西,后来江副官戳着他脑门跟他嚎,说轮回这么多年的广告费长官你不花,怎么偏看上路边的野花了,你都不认识人家人送的就不动成不?边哭边嚎,把周泽楷吓了一跳,当即向他保证以后枪走哪带哪,东西谁给不收。
   周泽楷自暴自弃的咬了口糖,边嚼边叹气,这次回去副官又得训他了,他没带枪,还拿,还吃了人东西。可是不一样啊,他又为自己辩解,说这个是榴莲糖,和那些都不一样。
  Tbc.

ALL韩 蚂蚁 1

     私设如山
   ooc注意
   那我们开始?
  
  
   “这次的目标?”韩文清低头摆弄手里的望远镜,把它的镜面定在一楼前排的左角,有一晃而过的模糊,紧接着盛装打扮的青年出现在他的镜头里。
   “还用这么年代久远的古董啊,老韩,你是不是跟青铜那帮子人混久了,出任务怎么也要态度端正啊韩大大。”旁边随意张望的叶修随手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哝,机械师肖时钦做的,可靓了,还高清。”
   韩文清给拒了,看了眼望远镜,又重复,“是不是这个。”叶修开始作妖,“不是吧老韩,你还真活在深山老林,这个,轮回的指挥官,枪王周泽楷。”叶修说着还在他靠着的墙壁上敲出声,那小表情沧桑的恨不得说这是送分题。
   韩文清咕哝了一句职业病,往台上看了一会儿,随口说你们枪系还挺会享受,他这么一句,叶修又不依了,什么叫你们枪系啊,我可是大大的良民,自由人,别瞎排队。
   韩文清心说叶修今天不对劲,往常垃圾话再多,还是有分寸的,今天倒好像再刻意和他绕圈子。他心里这么想,面色倒也如常,问说你们一游民,盯着他枪系的高官算什么。
   叶修笑笑,说那你们那边青铜放着高官不要,守着联盟主席又算什么。
   这下韩文清是真诧异了,他转头仔细的把叶修从头看个遍,像又重新认识了这人,问,你怎么知道!话一出口,韩文清表情立马变了,他几乎是气极生笑,说,能耐啊叶修,乍我。
   叶修靠着栏杆,一手捏着据说高清款望远镜,说老韩你别气啊,喻文州给你的资料你看了没,我知道你没看,跟你讲讲?
韩文清这下是真的无奈,说资料有的你就别现了,我也不用知道太多。
   韩文清的话倒是没什么错,干他们这一行,秘密知道的越多不就死的越快么。可叶修是谁啊,当年青铜里嘉世一号大神级人物,垃圾话的鼻祖。当即就开始八卦这联盟主席的二三事。 说这主席啊,名儿冯宪君,典型的鸽派人物,之前自由人一个,这不知怎的哗一下上来了,联盟第一把交椅做的稳稳当当,最大的妄想,这句不做数,最大的理想就是世界和平,青铜和枪系一张桌子上吃饭,能一碗水端平就不把水给撒咯。
   韩文清听这叶修的强行科普,一边看顾着一楼两个大佬,这时才得空笑骂他一句,讲相声了呢你。又看他一直在音乐厅的璧墙上摸来摸去,恨不得和壁画融为一体的样子,就着盯梢的姿势问他,找什么呢。
   “之前喻文州答应送我的大家伙,不是你们青铜都这么会藏东西吗,之前的那谁谁也是,迷一样的恶趣味。”叶修把眼睛死死黏在墙壁上,看样子是希望墙上能立刻就给他长出朵花。
   “把你那原话还你啊叶修,我不是青铜里的。”
   “别看了,你以为你百花的张佳乐啊。”韩文清继续守着,与叶修打嘴炮。“喻文州没让我带枪还叫我来给冯主席作保镖,他是算准了轮回的人会来陪冯宪军,还派的是他们领头?”
   后面传来叶修懒散的声音“喻文州算没算准我不知道,但他送给我俩的装备,我的确找不到。”
   “是不是他不放心加了个什么封印,不到时间就找不到。”也许等待的时间真的很难过,韩文清被叶修带着讲出这种玩笑般打趣。他瞧着楼下,突然神色一变,猛的收手转过身,朝叶修喊,“别找了,先换个地方隐蔽。”
   “他要过来了。”
   “谁?冯宪君?”叶修特专注的摸着壁上的雕花,一边接茬,“没事儿我跟他熟着呢,他过来了我请他喝杯茶,茶钱你付。”
   “不是他,”韩文清拿起望远镜盯紧了,视野里的人突然偏身,跟他对上的那双眼睛让韩文清本能压低声音:
  “是周泽楷,他来了。”
  Tbc.

喻韩 你陪了我多少年 1

哈哈哈我成功啦 简直机智
最终那条短信还是发到了对方手机上,喻文州盯着手机短信页面看了一会儿,还是下手把它发送了。这样也好,他不想这么拖拉着举棋不定。像在离地一尺远的地儿漂着走,虚浮的让他难以驾驭。只是这样,又难免不甘心。
  就像他这次突然从蓝雨跑到这来,是他心底的那点儿小情绪在作祟。喻文州习惯于一成不变的平淡,大部分时候他都乐意顺着惯性的轨迹一路走到黑。他觉得韩文清这人固执,下了决心就不随意妥协,喻文州心想那这样处下去也不错,顺水推舟似的过活。事情都好像在他的控制之中,只需要维持就好。
   喻文州没想到狠狠给了他一记重创的是他认为最稳当自持不过的韩文清,他几乎就要被这暴击给清空血槽。可他首先觉得的不是难过,不是愤怒,而是一种绝望,一种心里都空乏了的无能为力。他不愿意就这么妥协,又不愿意让韩文清再失望。
   胡思乱想没过多久,十分钟吧,韩文清过来了。喻文州不想特地去看眼他的脸色,可是韩文清的确也没给他好脸。韩文清皱着他一贯皱着的眉头,手里拿着个塑料饭盒,正面直接对上来。
   韩文清问,吃了没。喻文州没好意思说他不想吃飞机上的餐饭,于是对着这张低气压的脸笑笑,是一贯温和的,在喻文州身上很常见的那种。然后韩文清就把饭盒递过去,说霸图今天训练有点多,待会还得回去,一起走吧,晚上住我宿舍。
   喻文州不想给人添麻烦也不想让别人认为他是个麻烦,于是如今的蓝雨队长扒拉着饭,说不用了我下午在这晃一圈,晚点去霸图找你。坐椅子旁边的韩文清沉默,说,那我再陪你转一圈。声音有点闷,有点委屈,还有点不容拒绝的强势。
   喻文州笑自己脑子用的太过,一句话也能想出八九个弯道。于是他说那成啊,就陪我打盘荣耀吧。在你那打一场。
   可能荣耀一下,有些话就容易说出口了。反正他来Q市的初衷,不就是要个结果。
   在霸图训练室外面窝了几个小时,喻文州端着手机和黄少天聊天,手机屏幕上大段大段的文字,他尽量从中找到几个重点,一一回了,像黄少天问他队长你去哪了是不是Q市能不能给他带点海鲜之类的土特产,是不是去给人唱分手快乐去了等等等等。
   喻文州回了几句,说是在Q市但是不会带给他带任何东西,“少天既然你有时间那多加训一小时吧。我回去的时候会跟食堂反馈你的情况,不会让你训练的时候饿着。”短信刚发送出去,韩文清就从训练室走了出来。
   喻文州迎上去,轻呼出一口气,问,去宿舍?
  
  
分手吧,韩文清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和喻文州,上,过,床,喻文州伸手拿沙发垫子上面的衣裤,垫子是喻文州挑的,沙发是他们一起去看的。韩文清环望了一眼房间 发现遍布喻文州生活过的印迹。于是他开口,嗓音还是欢/愉后的喑哑,说,文州 ,我们分开吧。
   韩文清没记住喻文州当时的表情,好像还是笑着,没什么反应的嗯了一声,说我给你带点早茶,你再躺一会儿。跟平日没什么不同。 不问缘由也不恼火,就是很淡然的,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像当初韩文清对他的表白,明明是诧异和犹豫,转头过来又笑着应了。
   韩文清只觉着一阵无力,他喜欢一往无前的前进,喜欢进攻,喜欢一条路死磕到底,他甚至享受着逼到绝处而绝境逢生的快: 感,但是喻文州只轻巧的几 句话,就能让他手足无措。韩文清有时看着这个后辈与他同进同出,瞧见他脸上的笑,却不能走近看清。这么些天来他也有在问自己,喻文州真的是情愿的吗,跟他这么个固执又强硬的人处一起,开心吗?
   韩文清很少患得患失,他总是自信的,骄傲的站在霸图的最前沿,用一双拳头把拦在霸图前困厄和危险打破碾碎,然后从容不迫的带领着霸图在荣耀里狂奔。目标冠军。他的霸图可以十年不变一如既往,但是喻文州,他不许。
   韩文清以为分手这事就已经说开了,他跟喻文州从第四赛季一直到现在,世邀赛后说的分手,却没想到喻文州会又赶来Q市。手机一条信息过来,是喻文州一贯的风格,“想和韩队谈谈,今天有空吗 ”尾上还带个坐标,Q市国际机场。
   韩文清看着信息心说其实不来也可以,电话谈也一样,但他还是把喻文州带进了霸图的宿舍。这时候他有点庆幸是在霸图,霸图的福利一向很好,提供给队员住的房间也大,起码塞两个男人是绰绰有余。他和喻文州坐床的两边,韩文清竭力不去看喻文州的侧脸,心说既然你喻文州要一个结果,我就给你。
   他尽量保持自己声音平稳,说再一个赛季过后他就退役。退役啊,就不会再接触荣耀了。参与的时候要尽心竭力一如既往,但是既然退出了,也要彻底远离一干二净。韩文清侧了身,仔仔细细瞧了眼这个他读不太懂的后辈,说蓝雨队长,文州,继续朝前走吧,我老啦,韩文清轻叹,我真的也只有陪你到这儿。
   韩文清当然有他的固执,倔强和不服输,可是他如今日益减缓的操作是一个他无法用拳法打破的事实,韩文清不想妥协,却只能承认,英雄迟暮。但是喻文州不一样,韩文清可以说他无愧于荣耀里的任何人,霸图的队长向来光明磊落,但是只有喻文州,韩文清总对他有莫名的愧疚,这愧疚来的莫名其妙,可是却能在一些夜晚突地就在韩文清心里肆意猖獗,韩文清不敢对喻文州吐露,只能默默受着。
   他自然知晓喻文州的性子,这个后辈肩上的担子比他轻不到哪去,看起来没有棱角,实际上比谁都要强,责任心又重,和人交往时有个剔透心,却又想着叫别人心里舒服。韩文清很多次看到他明明一脸倦怠,脊背还是挺直的,骨头还是硬的,一脸笑容的跟他说前辈没事。
tbc.

喻韩 /韩喻 强行占tag抱歉

冷cp抱住自己瑟瑟发抖 没有车 短小还ooc 有看的吗 有我就争取多鲁一点  因为目前只有700字  抱头蹲